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永盈会手机版 > 内容

「博天堂手机首页」高端对话之科技成果产业化与发展新动能

时间:2019-12-27 14:14:09 来源:永盈会平台

「博天堂手机首页」高端对话之科技成果产业化与发展新动能

博天堂手机首页,《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侯隽 |论坛现场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第34期)

“向高新技术成果产业化要发展,向选好用好各方面人才要发展,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2016年初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两次对黑龙江省的发展发表了重要讲话,作出了重要指示,提出要向高新技术成果产业化要发展的战略要求。

习近平总书记在哈尔滨调查期间,重点考察的就是高新技术企业和科研单位,就在本次论坛举办场地——科技大厦,听取了高新技术研发、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科技创新创业的服务汇报后给予充分肯定,并希望黑龙江在推动创新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上,增强信心,选择方向,充分发挥知识分子和各类人才作用,脚踏实地,求真务实,向前推进。

之后,在5月30日举行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谈到建设若干具有强大带动力的创新型城市和区域创新时,脱稿讲到了他到黑龙江考察的感受。总书记说,最近我去了东北,东北在国家发展格局中有位置、有优势,到了哈尔滨,哈尔滨有科技优势,看了一些科技成果产业化项目让人眼前一亮。哈尔滨科技资源聚集,科技成果量多质高,科技要素齐全,这是我们实现振兴发展和全面突围的重型武器。但是体制机制障碍,思想观念和发展理念,与市场经济发展的不适应,使得科技资源优势难以发挥,这是我们在振兴发展中必须面对而且一定要破解的瓶颈。

如何破解瓶颈,在2016太阳岛论坛暨东北振兴论坛的分论坛“科技成果产业化与发展新动能”现场,与会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及企业家就此展开一场高端对话,建言献策。

李志杰

这场高端对话的主题是宋希斌市长和康汉卿常务副市长亲自研究确定的。这一命题的重大意义在于这是市委、市政府对习近平总书记为我市发展作出重要指示进行的一次再学习、再贯彻和再落实。年初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两次对黑龙江的发展发表了重要讲话,作出了重要指示,提出要向高新技术成果产业化要发展的战略要求。为此今天请到了在科技研发、科技成果产业化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就打造新引擎这一主题进行一次高端对话,为我们把脉,建言献策。首先请张显友副市长简要介绍一下哈尔滨在科技成果产业化的现状。

张显友:哈尔滨市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成绩单

哈尔滨是一座火车运来的城市,100多年前,中东铁路的修建,不仅给这座城市带来了西方流行的建筑和音乐风格,还有完整的教育体系和先进的科学文化理念。下面,围绕今天的对话主题,就哈尔滨科技创新的基本情况,向各位嘉宾作一个简要的介绍。

新中国成立后,哈尔滨作为国家重要的老工业基地城市,它的产业体系和科技体系的形成,得益于国家的大力支持,同时也为我国的工业经济、国防、军工等,特别是在科技创新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我国第一台模拟计算机,第一台收音机,第一台拖拉机,第一台焊接机器人等,都诞生于哈尔滨。目前高等院校已达33所,其中首批国家985院校一所,211大学四所,在副省级城市中,排名第五位,中省直科研院所有89家,全市拥有两院院士39人,千人计划29人,长江学者60人,在哈中省直大学,在校生总量达39.8万人,每年毕业生近10万人,拥有省部级重点实验室65个,国家级重点实验室7个,国家级工程技术中心4个,丰富的科技资源,为哈尔滨市的科技成果产业化和打造经济发展新动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5年,全市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提高了15.1%,并成功入围国家首批小微企业创新创业基地示范城市。

通过几年的实践,哈尔滨市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优势显而易见,但劣势也不容回避,与发达地区相比还有明显的差距,特别是在思想观念、人才流动、有效激励等方面还面临着诸多的难题。例如,市场经济的意识观念相对滞后,市政府与中省直校所之间的协同创新方面存在着管理制度的障碍,高层次人才主要集中在校所,对地方经济的贡献不足,经济发展水平不高,对高校毕业生的吸引力不强等等。这些问题的存在,是导致哈尔滨市长期处于科技发达、经济欠发达,科技成果墙内开花、墙内结果的主要原因。同时也是新常态下,实施创新驱动发展,实现老工业基地振兴亟待破解的难题。

当前,哈尔滨正处在产业大发展、项目大招商的关键时期,加强自主创新能力的建设,加快科技成果转化的步伐,是确保实现科学发展新跨越战略目标的必然选择,为此,我们将以开放的胸怀,诚挚的信誉,优惠的政策和优质的服务,为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创造更加优良的外部条件。

李志杰

下面我们进行第二个环节,请岳国君院士发表导师观点。

岳国君:科技成果转化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科技成果转化本来就是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为什么在我们这儿就是问题呢?

我自己觉得第一个就是我们从立项开始就出问题了,调研发现东北有很多推介的项目。在推介的时候就很难成功地推介出去。这是因为和国外比较,没有专业的团队进行资本运作,例如美国硅谷,硅谷研发项目实际上是两部分,一部分人专业做研发,另一部分负责寻找资本和投资人对接,华尔街的投资者像蚊子盯血一样盯着负责资本对接的人。上届科技大会,我发言的时候讲,我听来听去,明白了八个字,“协同创新,科研主体”。所以说,一个好的项目,研发人员要有敏锐的市场感觉,要有深厚的专业功底,宽泛的知识领域和综合的创新。科技成果转化实际上是一种综合能力。

李志杰

谢谢岳院士,给我们指出了科技成果产业化的一个重要的方向,这是我们下一步需要进一步探讨的。下面进入第三个阶段,各位嘉宾发表观点。首先请上海张江高科总经理葛培健先生发表观点。

岳国君和张显友倾听嘉宾发言

葛培健:上海张江高科也在创新和转型

东北的结构转型,要打一场攻坚战。上海张江也面临转型的问题。张江为什么面临转型?

转型有三大背景:第一,从国家层面,总书记对张江的战略命题,为张江创新驱动转型发展提出了新的定位。总书记是2014年5月23日到张江来,提出上海要向全球影响力的科技中心进军的要求。第二是国家的三区联动战略,为张江创新驱动、转型发展,提供了新格局。什么叫三区联动呢?大家知道,我们跟哈尔滨一样,都叫高新技术示范区,这是国家级的。张江不仅仅是高新示范区,同时还是国家自由贸易区,整个上海自贸区120.7平方公里,张江最大。第三,8月8日,国家颁布了“十三五”科技创新规划,为我们张江创新驱动转型发展增添了新动能。

目前张江集聚了最丰富的创新型企业,特别要感谢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的大力支持,专门与张江高科合作成立了全球科创成果权威发布平台,影响很大。我们汇聚了最高端的科技创新人才,整个张江,现在有5700个博士、45000个硕士,还引入全世界高端人才,有三个获诺贝尔奖院士。最近总书记到张江来,他非常兴奋,他说这是一条好的路径。整个上海一共250家左右跨国公司的研发中心,有130家在张江。

这表明什么呢?国家对参与全球的原始创新竞争的主战场放在张江,我用形象的语言告诉大家,我们已经从以往的单纯的房东加股东,转变为园区高新技术企业合伙人。目前已经累计投资了60个项目,已经在美国、香港、深交所、上交所上市24家企业,已经形成了投资一批、股改一批、上市一批、退出一批这样一种循环的格局。

我们也希望东北地区的省长、市长,包括企业纷纷到张江来,我们也进行有效的对接,希望优势互补,协同发展,形成南北联动效应。

李志杰

在葛总的讲话当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国家战略的重要性,我们哈尔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抓住这次机遇,借此机会解决我们长期想解决而无法解决的体制机制障碍。下面有请科技部火炬中心原副主任、盛景网络首席战略顾问杨跃承先生介绍他的观点。

杨跃承和孟华谈创新

杨跃承:我们正面临着创新创业的大繁荣

习总书记讲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塑世界经济的格局,就如同体育比赛换了一个新的场地。现在世界经济发展的规则变了,环境变了,条件变了,甚至我们说话的语境都变了。这需要我们构建一个新的经济发展的坐标体系。

现在发展的大背景,是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是创新的全球化,是我们经济发展的新常态。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正在面临着创新创业的大繁荣,这是世界范围的。创新包括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管理创新、微创新、跨界创新,创新可以从一个企业发起,可以从高校院所发起,可以从区域发起,也可以从个人发起,创新已经变成了一种社会化的行为。这是创新的大繁荣。创业的大繁荣体现在创业群体的多样性,创业服务的多样性,和创业平台载体的多样性。新经济的大发展,我们已经完全感受到了。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时代,对我们的工作、生活,对我们的产业乃至整个经济,都带来了很多新变化、新影响、新发展。利用新技术、培育新业态、发展新经济、打造新引擎,才能形成新功能。新动能一定要打造活力经济。什么是活力经济?创业经济、创新经济、人才经济、知识经济、资本经济、服务经济,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活力经济。只有充满活力,我们才能够更好地发展,才能够培育新的动能,才能够促进我们的产业转型和升级。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科技成果的资本化、产业化。科技成果的产业化有一些非常重要的环节:如产权制度,本质上是激励机制。科研院所、大学、国有企业、国有事业单位,都是用公共财政投入来搞研发的。形成的科技成果,都叫国有无形资产。以前,这些科技成果的使用、处置都要经过相关部门审批,这是一种比较常严格的管理思维,造成了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流动性较差。怎么去放权、激励科技人员?前几年,从南京九条,到武汉十条,再到成都十条,地方出了很多政策,今年开始实施的国家科技成果转化法都在推动激励机制的形成,让这些创新资源在社会上实现价值。说到流动性,科技成果资本化会让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在市场上的流动性会更加顺畅。美国技术资本化的路径之一就是创业,像斯坦福大学、mit,他们既是研究型大学,也是创业型大学。

美国的创业为什么最活跃?硅谷制度创新很多方面走在前面,例如,私募股权、众筹等,硅谷最大最有效的政策就是技术移民政策,从全世界吸引高端的人才。硅谷是全世界资本最活跃的地方,不管是天使投资、私募股权还是众筹,制度创新都是从那儿发起的,资本活跃度非常高。那里还有大企业的衍生机制,特别是新兴的大企业衍生机制,每隔几年出一个苹果、facebook、谷歌。

李志杰

谢谢杨总系统的阐述,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两个观点,一个是进入了创新的大繁荣时代; 第二个,关于转型的这块,这是我们政府面临的老大难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的一个市场化的问题。这方面的问题,理论界、科技界、专家学者,包括我们的政府高级官员,在这一方面能够进一步地帮助我们探索政策和制度改革举措,解决我们的困扰。下面有请国防科工局新闻中心副主任孟华女士发表观点。

李志杰向葛培健取经

孟华:要深入贯彻军民融合战略

东北三省应该说是老的工业基地,同时也是军工的一个大省,是军工配套的一个大省,也是军工科教资源的一个大省。就在前天,陆昊省长和亚枫副省长,一起到国防科工局,签署了国防科工局和黑龙江省推动军民融合深入发展的一个战略合作协议。双方通过深入交流,签订这个协议的目的就是为了加强军工核心建设,推动军民融合的深入发展,使军工资源更好地服务地方经济建设,能够保障国家重点武器装备任务更好地完成,同时也打造黑龙江省的科技高地和人才高地。

我们正在做军民融合整体改革方案,制订“十三五”军民融合发展规划,总的目的是要建立小核心、大协作、专业化,同时也是开放型的武器装备科研体系,进一步推动军工开放。

具体有四个举措:一是推动军工科研生产能力结构调整,国家将对全国的科研生产能力进行分类管理,核心能力由国家主导,这是必须的,是国家安全的迫切需要,能力要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二是要大力推进军工市场的公平竞争,这样也就更大范围地吸收各方的力量,无论是技术、资本的力量都参与进来。推动整个社会进一步在军工市场的公平竞争,能够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军工,能够有效地规范军工单位的垄断、封闭;三是进一步推动军民资源的统筹共享,我们现在已经在努力打造一个权威的,服务一流的国家军民融合的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在公共信息服务平台上,将要给大家充分展示武器装备的一些科研生产需求、能力建设需求、军工技术转移转化需求;四是要打造创新的高地。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公众号)

———————————————————

2016年第3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